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史志编研 [本页支持双击滚屏]
分享到:
字体大小:
白鹿湖考辩
发布时间: 2017-03-24   访问量:0   保护视力色:

陈宏仁

宿邑古时多山,因此也多湖泊。但载于史册的湖泊,多与黄河夺泗入淮有关,既因黄河而水潴成湖,又因黄河而沙淤成陆。惟有少数湖泊例外,白鹿湖就是其中之一。

白鹿湖因周围多山而水潴成湖。又因“明代嘉靖庚申岁(即1560年)有白鹿游于郊,故得名白鹿湖”(万历《宿迁县志》),亦名尖墩湖。

白鹿渔歌,曾为宿迁老八景之一,古人多有诗篇咏颂。明末诗人吴隐诗曰“湖名白鹿有人家,茅屋槿篱傍水涯;日暮荡舟人半醉,轻舟款乃出蒹葭”。邑人何九州亦有诗赞:“南风吹白鹿,湖水绿如海;闻有打鱼人,月明歌款乃”。明徐维超白鹿渔歌:“湖水渺无际,生涯一短蓬;钓罢归来晚,款乃月明中。又有诗云:“湖水渺无际,氤氲(音因云)雲氣籠;波间簑笠叟,生洭一短蓬。口唱竹枝词,荡漾任天风;钓罢归来晚,欸(aī)乃月明中”。

 

        (一)

白鹿湖,在宿迁甚么方位,历来颇有争论,直到今天,仍有异议。主要表现为西南说和东北说两种截然不同观点。

一曰西南五十里说。明清旧志,多持此说。

万历《淮安府志·建置志》·宿迁马陵山下:“白鹿湖,治西南五十里,由小河入泗”。题图则显示,白鹿湖,就在河西小城(即下相故城)南不远处,与小河口相连。

《读史方舆纪要》·宿迁县下:“白鹿湖,在县西南五十里,繇小河入泗。”(《读史方舆纪要》.清顾祖禹撰.贺次君 施和金点校.中华书局出版发行.20053月第1 20137月北京第6次印刷

《邳州府志》宿迁县下云:“白鹿湖,在县西南五十里,繇(音由)小河入泗”。

明万历《宿迁县志》卷之一·湖陂曰:“白鹿湖,去治西南五十里,由小河入运河”。题图显示,白鹿湖位置在归仁集正东,孝义乡地方,再往东便是邸家湖。

清康熙四十一年张忭《宿迁县志》·湖陂:“白鹿湖,去治西南五十里,由小河入黄河,今沙淤成田”。

清乾隆《桃源县志》·河防,在写到万历六年(1578年),河臣潘季驯筑邳宿遥堤和宿桃归仁堤时,记载:“考古汴河,受白鹿等湖水由白洋河东流,与黄河会”。又,康熙十六年(1677年),靳甫奏议:“查归仁一堤,原以障睢水,并永堌、邸家、白鹿诸湖之水,不使侵淮,而令由小河口、白洋河二处入河助刷沙也”。

同治《宿迁县志》亦认为白鹿湖在治西南为是。

朱伯俭先生在《宿迁水韵》一书中亦认为,白鹿湖,在“今宿城区罗圩、龙河、埠子境内”。并且认为归仁堤的作用是阻拦诸水:“一是睢河南泛之水;二是白鹿湖、孟山湖(今睢宁县西南境)等湖南溢之水;三是从小河口、白洋河口倒灌南入洪泽湖的黄河水”。

一曰东北五十里说。今人多持此说。

嘉庆《宿迁县志》•湖陂载:“白鹿湖,在县东北五十里。今沙淤成田”。此为邑志首次更正旧志之误,正式提出白鹿湖在县东北五十里,而不是在县西南五十里。

康熙《宿迁县志》•陆奋飞传下载:“□□□□□□新公亦年髦居於邑白鹿湖之东柳州”(康熙二十二年本《宿迁县志》•艺文)。此处说的很清楚,陆奋飞隐居故里白鹿湖之东柳州,而东柳州只有一个,就在今来龙镇东陆墩村(又叫路墩)一带。

同治《宿迁县志》•古迹志载:“陆墩,在白鹿湖。本朝吴伟业诗原注在宿迁县东,为紫霞年兄避兵处”。陆墩,古时亦称东柳洲,在县东五十里白鹿湖中,志载为侍岭东南十余里处。因邑人陆奋飞,不履清士,“退而避隐陆墩,盖取其幽远,且在巨浸中也”。“后又避至司吾山深处”,而载入史册(《宿迁文史资料》第八辑•198711月)。

民国《宿迁县志》•山川志载:“白鹿湖,在县东北五十里”。按:“今於舊志引一统志、淮安府志、江南通志、张忭私志作:在西南五十里,而吴偉嶪诗原注作在县东,今徐州府志引之。又,今治东北有地名白鹿村,疑即此,今據府志”。

1996年版《宿迁市志》载:白鹿湖,“位于今宿城镇东北25公里,明末为白鹿湖。周25公里,渔舟网鱼,歌声互答,称为胜景。清中叶开六塘河,白鹿湖水宣泄,渐涸为田”(《宿迁市志》•文物胜迹•江苏人民出版社•199612月第1版)。

另外,还有一说,即西南十里说。《永乐大典》•残卷•《凤阳府图志》独持此说,云:“白鹿湖,在宿迁县。旧传昔有白鹿出没其中,故名。或云白鷺飞集,讹写白鹿湖云。去县治西南一十里,南北长一十五里,东西阔五里。上通小河,转流入黄河”。

        (二)

主西南五十里说者,诸志所云白鹿湖,如出一辙,仅一两字差异。依今地理考之,彼时其地,东有邸家湖(约今宿城区罗圩东秦祠一带),西有埠子湖(今宿城区埠子镇西),白鹿湖只能屈居在今罗圩西南武圩村附近,地域狭小,难以体现众多诗人笔下所描述的烟波浩渺之势。且时至今日,也找不到任何诸如地名、古迹、故事传说等相关文化背景资料,作为佐证。笔者怀疑,显然是由于当时交通、信息等历史局限性,有的只是沿袭旧志,相互抄录,以致舛误代代相传。还有的作者虽处当代,但并未深入实地考察,补充详实。也有可能因当时是以图叙事,读图颠倒(宋后有制图为上南、下北者,以便圣上坐北面南阅览),错将东北读作西南,亦未可知。诚如民国《宿迁县志》按言,其源引自一统志(即《大明一统志》)。而《大明一统志》(成书于天顺五年,即1461年),是后世公认的谬误最多之书。清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称此书“舛错抵牾,疏谬尤甚”。顾炎武在《日知录》中也说:“今考其书,舛谬特甚……引古事,舛戻最多”。

持东北五十里说者,其证有三:

其证一,明末清初诗人吴伟业写其好友陆奋飞避兵陆墩的诗作就是最早、也是最有力的佐证。吴伟业 1609—1672年),明末清初诗人。字骏公,号梅村。先世居昆山,祖父始迁太仓。崇祯四年(1631年)中进士,授翰林编修,后任东宫讲读官、南京国子监司业等职。清顺治十年(1653年),被迫赴京出仕,初授秘书院侍讲,后升国子监祭酒。三年后奔母丧南归,从此隐居故里,直至去世(《马陵山志》·光明日报出版社·200910月第一版)。吴伟业特为好友陆奋飞作诗一首,诗曰:“招提东望柳堤深,雁浦鱼庄买棹寻;墩似谢公堪睹墅,湖如贺监早抽簪。云遮老屋容客卧,月落空潭照此心;百顷荷花千尺水,夜凉兄弟好披襟”。 民国《宿迁县志》·古迹志载:“陆墩,在白鹿湖,本朝吴伟业诗原注在宿迁县东,为紫霞兄避兵处”。陆墩,古时又称东柳州。此诗描绘的应是清朝顺治间仲秋时节白鹿湖及陆墩周围的景致,以及诗人当时在“云遮老屋”、“月落空潭”、“湖如贺监早抽簪”(喻指唐贺知章隐居镜湖抽簪辞官)的退避幽远、不履清士的复杂心境。这里所描绘的“柳堤”、“ 鱼庄”、“买棹寻”以及“百顷荷花千尺水”等实景,若非身临其境,实则难以写出如此景致。尤其是“云遮老屋容客卧”一句,既是诗人当时家国情怀的流露,又是诗人亲自作客同科老友家中卧榻一叙的写照。就是说,诗人吴伟业当时是亲自到过白鹿湖中的东柳州拜访过好友紫霞兄,诗中所述,都是诗人亲眼所见,绝非道听途说。

其证二,地名为证。嘉庆《宿迁县志》.古迹志:“来龙庵,在白鹿湖”。 同治《宿迁县志》载:“来龙庵,在白鹿村”。白鹿湖北有白鹿村,古有寺庙一座,名曰来龙庵,位于今宿豫区来龙镇坐下。相传始建于明天顺,扩建于成化。主持燃灯法师,又称干木老祖,其肉身惜毁于文革中,恕不赘述。白鹿湖东有尖墩,位于湖中,故又称尖墩湖,来龙镇昔有尖湖村,今并与张大庄村。吴伟业笔下的陆墩,古称东柳州,后曰陆墩,今曰路墩村。位于白鹿湖东北方,应是三面临水,一面与陆地相通,故曰洲,确切地点今不可指。从诗中‘招提东望柳堤深’一句来看,应是距离湖之东堤还很遥远,可见,当时白鹿湖之宽阔浩瀚之势。

其证三,从地域上,白鹿湖应包括现今保安乡全部、新庄镇东北部、来龙镇大部以及侍岭镇东南部,地域广阔,符合周五十里的湖域条件。其地属于马陵山支脉侍家岭延伸部分,地质构造上处在宿迁—东海隆起上,“大致向北东方向撒开,向西南方向收敛”。使白鹿湖呈北高南低,并向西南倾斜。湖的周边拥有众多山岗墩阜,东有凤凰墩,东南有董墩、泰山,南有大、小坡墩,西南有陈墩、曹墩、东大墩,西有王墩,北有黄营、邱墩、侍家岭等等。由于湖面向西南倾斜,古籍图示,湖水都是从陈家墩流向西南,曰陈家河,经“退省禅院(此处为下院,在大兴镇启宇村北,近有石碑出土为证。其上院在井头西小墩吴—笔者注)石桥下,又东经龙虎山北茅家河(疑为茆家河之误)南,东入刘老涧,今谓之蒋家河(疑为江家河之误)”(《来龙庵》.张用来著.华夏出版社.20128月第1版)。古时,茆家河经刘老涧下流入凌水,亦即《水经注》中所说的“凌水”。因此,有的学者认为,尖墩湖就是古凌水的源头。自从砂礓河开凿后,陈家河改从凌沟口入砂礓河东去,不再经从龙虎山北入蒋家河故道。从成湖条件看,白鹿湖应是宿迁地区最为古老的湖泊之一。程芳银先生亦认为古凌水发源于尖墩湖,经凌沟口(又曰汽包河)入砂礓河。谭嘉德先生也说:“石崇就开了一条河,由宿迁的尖墩湖引水入仓基湖。西可运粮北上,东可以把沿海的食盐运入内地。这条河是石崇开的,后人取名‘崇河’。入今六塘河的叫‘大崇河’,入今砂礓河的叫‘小崇河’”(《话说宿迁地名》·中国文史出版社20125月北京第一版)。时至今日,宿豫区新庄镇东,仍有一条自东北而来、流向西南的小河,曰仰脸河,此即陈家河故道。当然,白鹿湖中还有许多墩阜,笔者以为,这些墩阜,早期应为山丘,较为高大的则有尖墩,羊墩(今光明闸东不远处)。据民国《宿迁县志》图示,湖中尚有一潭,曰大龙潭。陈家河水源于此,按图索骥,应在今来龙镇长安村白碱滩附近一带,但查无实据。大龙潭另有其地。

至于西南十里一说。此说似乎言之有据, 若如斯言,以今地理考之,当在双庄、耿车南部一带。然, 明以前,这一带为小河(即睢水)故道。清初, 睢水改道南下先入白洋河、继入安河、后入汴河, 形成新、老濉河, 这里遂成平陆。《凤阳府图志》云,白鹿湖在这一带,此乃讹传。或将其他无名小湖讹为白鹿湖,也未可知。再者,宿邑旧志向来未见述及,亦未见相关文化背景资料,足见其说,不能成立。

白鹿湖,旧志以讹传讹,皆云在县西南五十里。迨至嘉庆《宿迁县志》,始于更正,湖在县东北五十里。其旧址位于今宿豫区境内,又称尖墩湖。古时,因这里周围多山岗高地而水潴成湖,又因其地势呈东北高、西南低,而致其湖水流向西南,经龙虎山北,南下入古凌水。清代中叶,白鹿湖水由陈家河(今曰仰脸河)经凌沟口而入砂礓河,后渐涸成田。今故白鹿湖境内田间积水,一由元通沟入柴沂河;一由耿大沟入砂礓河;一由姚通沟分别入北崇河、柴沂河;一由白路沟入南崇河。至于二干渠以北部分,则统由路北河分道入新沂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4822日初稿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5125日修改

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 2015420日再改

 

作者简介:陈宏仁,宿迁市历史文化研究会理事,宿豫区农委退休。

 

 

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
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